新闻中心

不再被口罩噤声!听障者奔走八个月,只有这间国家队答应做“透明口罩”……

作者: 张国荣   点击次数: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10-17 20:39

对听损者来说,最远的距离,莫过彼此面对面,却因口罩无法读唇语。为此,蒲公英听语协会理事长谢莉芳奔走八个月、被20多家口罩厂拒绝,如今催生全台首片“透明口罩”……。

全民戴口罩防疫、守住健康,却遮住人们说话的表情和嘴型,也意外将仰赖唇语沟通的听损者,关入难以对外交流的孤岛……。

“有听损孩子去买手摇饮,店员问话他听不清楚、又因口罩读不了唇语,只好焦急地比划。但客人大排长龙,孩子压力很大也不好意思……。”口罩国家队、台湾康匠总经理陈勇志心疼说。

“还有听损男生因少了唇语、沟通不良,被同事嘲讽说,‘我都讲这么多次,你还听不懂哦?’久而久之,压力和挫折感相当大。”纺织产业综合研究所主任黄博雄补充。

疫情爆发以来,这类故事在不少听损者日常天天上演。但,如今却有业者专门为此开发一款“透明口罩”,在口罩中央设计微笑形防雾透明膜,方便听损者读唇语、也让一般人戴口罩时,还能露出微笑。

但,这片口罩得来不易,不只前后耗时八个多月,背后还赖一场跨界串连合作,以及幕后关键人物、蒲公英听语协会理事长谢莉芳的四处奔走。

不过,说起这段历程,谢莉芳苦笑坦言波折不少,起初甚至用尽人脉问了20几家口罩厂没人理,最后只有“台湾康匠”的陈勇志一口答应。

图/蒲公英听语协会理事长谢莉芳。两厅院、康匠提供

谢莉芳幕后奔走,找20几间口罩厂都吃闭门羹

回到疫情初爆发,谢莉芳即留意到,许多听损孩子因教师戴口罩授课、面临学习困难。

她解释,“因为听障朋友沟通方式很多元,有些需要口语搭配读话。一旦说话者戴上口罩,需要读话的朋友就被遮蔽了全部线索!”

谈起听损朋友,谢莉芳习惯以“孩子”称呼,因为她的女儿也是重度听损者,看著那些正在成长、求学,甚至就业的听损者,对她来说都是心头上的“孩子”。

眼看许多孩子因口罩沟通困难,甚至畏惧与人交流,谢莉芳心里很是焦急。直到2020年4月,蒲公英协会收到国外友人寄来几片透明口罩,谢莉芳很高兴,赶紧拿来协会使用。

没想到,协会孩子看到透明口罩,童言童语地说,“谢老师,这口罩要去哪里买?我上课都听不清楚,我想买给全部的老师来戴。”

当下,谢莉芳很震撼,顿时哑口无言,“我觉得这不是孩子们该担心的,而是身边的大人要想办法解决。”

为了当守护孩子“身边的大人”,谢莉芳几乎用罄一切人脉资源,找上立委刘建国、前立委杨玉欣,四处寻觅机会、召开陈情会,呼吁教育现场采用透明口罩,让听损孩子不再有苦难言。

同时,她还挨家挨户询问口罩厂,能否协助开发透明口罩。没想到,问了二十几家,有的直接婉拒,有的要求谢莉芳准备企划、寄样品,但最后都石沉大海。

“我们额外请人力写企划书。而且当时只有15片透明口罩,我们还特别跟老师们要来消毒、寄给厂商,最后都没下文。”谢莉芳苦笑,但她未因此放弃,反倒更积极四处奔命。

图/国家两厅院与台湾康匠合作,前台工作人员将依需求配戴看的到嘴型的“透明口罩”,减少听损朋友的沟通障碍。两厅院、康匠提供

纺织所协助串联,台湾康匠挺身而出

直到2020年6月,在立法委员、食药署、工业局等多方牵线下,总算找来口罩国家队的关键单位“纺织所”,一切看似有了转机。

但会议上,谢莉芳带著孩子说完诉求后,现场口罩业者却兴致缺缺。当时黄博雄见状,即霸气放话,“如果大家都不想做,就由我来做、由口罩国家队来主导!”

谢莉芳犹记,不久后,黄博雄还特地致电,谈要如何藉国家队串联、让透明口罩在台湾实现,“黄主任在电话那头的热切积极,我现在都还记得那份感动。”

其实,黄博雄听了孩子自诉苦衷也相当不忍,于是,他赶紧盘点国家队,首先就想到台湾康匠陈勇志,以及设备厂权和机械董事长萧鸿彬。

“因为我们知道所有厂商、哪些老板热不热忱,就像媒婆把它串起来。”黄博雄笑说。

果然,他没看走眼,陈勇志一接到电话就立马答应,随即邀请谢莉芳和孩子们来口罩厂谈。

几次会面中,孩子们一一细数各自的生活困境,陈勇志则从技术、实务面解盘,看透明口罩如何成形,甚至还要戴的美观、舒适又便宜。

因为他深知,透明口罩并非供听损者使用,而是另外2300万人要愿意戴。

为此,他来来回回修改好几版,从平面改成三维、由手工打样到自动化,还用上自家最高档的HEPA透气材质,确保口罩不会因透明膜而牺牲透气舒适度。

有人疑惑,听障友善的透明口罩,市场恐怕不大、赚不了钱。陈勇志听完,只坚定说,“市场是人想的,而且我们为听障做这个,绝不是因为市场,无论如何都要做出来!”

图/台湾康匠总经理陈勇志,手中为开发中、前期的透明口罩。张智杰摄

透明口罩分阶段上架,未来有望外销

时至今年1月,透明口罩总算正式出炉。台湾康匠和两厅院举办联合发表会,首批捐出两万多片给蒲公英协会及相关单位。

陈勇志透露,下阶段将与餐饮、彩妆等企业合作,由第一线服务人员开始改戴透明口罩,引导大众认识;待大众熟悉后,最终才会在一般通路上架。目前单片价格在8至13元间。

黄博雄认为,这片口罩不光体现台湾产业界的志业精神,更象征台湾的文明与进步,未来全球各地有需要,台湾也能外销透明口罩。

而,对谢莉芳来说,一路走来八个多月,她很庆幸很除了自己,还有各界人士愿意挺身而出,当“孩子身边的大人”。

更重要是,她身旁这群听损孩子也愿意站出来为自己发声、表达诉求。

谢莉芳期许,未来孩子不再因疫情、口罩被噤声;台湾社会也能迈向共荣、友善。